清和

A团三原色担 主山组/翔受

原罪

『人的本质是欲望。

亚当与夏娃在伊甸园被蛇引诱,吃掉禁果犯下原罪而被流放。他们是最初的,遵从自己欲望的人类。』

人的本质是欲望。

『是这样的。越被禁止的、美好的事物,就越想触碰他、破坏他,不是吗?』

「在看什么?」

身后传来樱井的声音。

「没什么……类似宗教和神话之类的东西。」

大野合上奇怪的红色封皮书,回头去看他。

黑亮的大眼睛好像比平常显得更湿润些,舌尖似有意般舔舐丰厚的下唇。

『不要压抑自己。』

大野咽了下口水,感觉周遭的空气变得燥热起来。

「……翔君怎么来了?」

「来看看你在做什么」樱井走近了些「……想兄さん了」

本就被樱井身上的柑橘香气熏得晕乎乎的大野,被后一句彻底击碎了理智。

『遵从自己内心的欲望。』

书中的片段不断涌现到脑海里。

这个人的存在,就是引诱他。

「来做吧。」

翔君就是他的禁果。

「什……什么?」

大野看着涨红了脸不知所措的樱井,用重复了一遍。

「我说,来做吧,翔君。」

大概……要被流放了吧。

大野在吻上樱井前想道,

永远地被流放到这个人的心里。


酒鬼

毫无逻辑可言的段子
极度ooc

樱井最近从朋友那里得来一瓶好酒。
他平常是不喝酒的,今天鬼使神差地开了酒一个人在家里独饮。
许是因为太寂寞了。
几杯下肚后,樱井沉醉于从舌尖麻痹到大脑的愉悦感,眯着眼趴在桌子上。
他不爱喝酒,但是一个爱回忆的人。
他想起他的恋人,他们甜腻的过往,他们的情事,
以及他离去时候的一脸坦然。
好像他们的恋情只是一场梦。
「智くん……」
樱井小声喃喃着睡去。
第二天在头痛欲裂中醒来,樱井却满足得很。
他在梦里见到了大野,他们和好如初,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情侣。
满足过后是无法填补的空虚。
樱井下班后早早赶回家,和着衣躺到床上。
「希望今晚还能梦见他。」
樱井在睡前祈祷。
一夜无梦……
接下来的一周如是反复,樱井有些失望,瞟到了酒柜里的酒。
是了
他跳下床,飞快地走到柜前拿出上次没喝完的酒,拔掉塞子灌了几大口,烈酒激得他眼泪流出来,樱井胡乱抹了抹脸,扔掉空瓶重新躺回到床上。
「这样就能梦见他了吧」
果然,大野又一次出现在他的梦境里。

樱井自此每晚都喝醉后才入眠。
家里的酒很快就喝光了,樱井又买了大量的酒备在家里,无论是高级的香槟还是劣质的啤酒,只要能让他见到恋人,都是最好的。
他开始酗酒,不论白天黑夜地喝,以一种近乎病态的方式与他的智君相恋。
人们觉得他疯了,他哪里是疯了呢?
他不过是在追求自己的爱情罢了。
在每一个醉酒的梦境里。